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常识 > 蚊虫的危害及防治

蚊虫的危害及防治

【发布时间  2013-02-18】 共有人访问

蚊子是个大家族,有按蚊、伊蚊、库蚊等,有2500多种。我国已发现的蚊种在300种以上,与医学有关的主要是按蚊、库蚊、伊蚊三属中的部分蚊种。
(1)中华按蚊(Anopheles sinensis Wiedemann)主要分布在东南亚,国内北起黑龙江漠河,南至海南的崖城,除了青海,西藏外均有分布。成虫为灰褐色或棕褐色中型蚊虫,雌蚊触角基段蓬松状,有完整或不完整的白环。翅前缘有明显的亚缘白斑和亚端白端,前缘基段通常杂有少数淡色鳞,但无白斑,径脉干大部分黑色。中足基节上下各有一白鳞簇,后足跗节1—4节末端有窄白环,节4基通常无白环。腹部侧膜上通常有一“T”形暗斑,第七腹板有鳞簇。其近缘种为嗜人按蚊(Anopheles anthropophagus Xu er Feng)为我国特有种,分布在北纬34度以南,东经100度以东的山区和丘陵地带,小城镇近郊及郊区人房中常见种。
(2)致乏库蚊(Culex pipiens fatigans Wiedemann)国内分布在北纬30度以南的广大地区,向北可以分布至北纬33度附近。为中型黄色蚊虫,雌蚊喙色暗,中段色淡,无淡色环。各跗节全暗色。第二至第七腹北面基部各具有窄淡色带。
(3)淡色库蚊(Culex pipiens pallens Coquillett)国内在北纬33度以北的地区有广泛分布,向南可分布至北纬30度附近。淡色库蚊与致乏库蚊为我国南北城市中主要蚊种,在人房中占蚊群的绝大部分。
致乏库蚊与淡色库蚊是我国尖音库蚊复合组(Culex pipiens group),分别是南北地区的两个地理亚种。他们非常近似。典型的致乏库蚊腹节背板淡色基带后凸,淡色库蚊为带状,但两者可靠的区别在于雄蚊外生殖器形态。
(4)白纹伊蚊(Aedes albopictus(Skuse))分布于东南亚,国内除东北,西北以及西藏未发现外,均有分布。体中小型,黑色,有银白色斑纹。中胸盾板上有一正中白纵条,自盾前缘向后达盾板长度的2/3至3/5处,盾板后部有4条细小白纵纹,小盾板上有3个银白色斑纹。胸部侧板上有数块白斑。各足黑色,后跗节1—4节有基白环,末节全白,腹部2—6节背面各有基白带,但不与侧白斑相连。
蚊虫传播的主要疾病
(1)疟疾。疟疾是一种原生生物——四种疟原虫引起的疾病,对人类的健康和经济活动影响极大。疟疾的传播媒介为按蚊,雌虫吸血时将原虫配子体吸入体内发育成孢子,移行至涎腺内,具有感染性的按蚊叮咬健康人再次吸血时、蚊唾液腺内的子孢子通过舌内之唾液腺管注入人体进行发育繁殖,临床表现为规律性周期发冷发热、贫血、肝脾肿大等。现已知全世界可传播疟疾的按蚊有60余种,其中20余种分布于我国。国内主要媒介为:广大平原地区为中华按蚊;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局部地区为嗜人按蚊;南方山区为微小按蚊;海南省为大劣按蚊。
(2)丝虫病。其病原体是马来丝虫和班氏丝虫。蚊虫吸血时将丝虫微丝蚴吸入体内发育成感染期幼虫。当蚊再次叮咬吸血时,蚊体血腔内的传染性幼虫通过蚊下唇主动钻入人体皮肤上,经损伤处进入人体而感染、临床表现为淋巴结及丹毒样皮炎、精索炎、副睾炎和睾丸炎等。在我国马来丝虫主要媒介有中华按蚊、嗜人按蚊;班氏丝虫为淡色库蚊、致乏库蚊。
(3)流行性乙型脑炎。病原体为病毒,是一种急性神经系统的传染病,危害很大。其病毒还可经卵传至下一代。病毒在受染蚊体内繁殖、通过叮咬人体至人体皮下组织、通过淋巴管或毛细血管网至网状内皮系统等组织内进行繁殖,病毒通过血脑屏障进入中枢神经系统引起脑、脊髓非化脓性炎症,临床表现为发热、头痛、惊撅、呼吸衰竭、脑膜刺激症等。我国其主要媒介为三带喙库蚊、白伊库蚊、中华按蚊、致乏库蚊及淡色库蚊。
(4)登革热。病原体为病毒,流行在东南亚,我国南方沿海和台湾、海南等省有发生与流行。在16℃以上温度条件下,经过11—14天的潜伏期,病毒在蚊体内大量繁殖并长期存在。终生具有传染性。蚊虫叮咬人体时,病毒随蚊涎液进入人体,经一周左右引起人体发热、剧烈头痛、颜面和眼结膜充血、数天后出现皮疹等症状,病情凶险。其传播媒介为埃及伊蚊、白纹伊蚊。病毒虽不经虫卵传递,但可使蚊终生有感染性。
(5)黄热病。病原体为病毒,在美洲和非洲有黄热病的自然疫源地。主要媒介为埃及伊蚊。
(6)基孔肯稚病。病原体为病毒,分布于非洲及东南亚地区,我国在云南有发生。
蚊虫的防治
为了对付和消灭蚊子,自古以来,人民群众就创造了不少避蚊杀蚊的有效办法。宋朝诗人陆游作诗曰:“酣酣美睡付纱厨”,即躲进纱橱以避蚊咬;古书《卑雅》上有“蚊性恶烟,以艾烟熏之,则渍”的文字记载。客观地说,这些做法毕竟太消极,太被动。由于蚊虫具有分布广、适应性强、媒介种类多,以及生态习性各异的特点,因而采取综合防治,才可以收效。
首先要进行环境治理。主要是清除蚊虫的孳生场所,或改变其孳生环境,包括填坑洼、疏沟渠、翻盆罐、堵树洞、铲杂草、封废井、捞孑孓等。积极的办法应该是按照打小、打早、打了的原则,向蚊子主动进攻:在初春消灭越冬蚊虫,到早春(3—4月)要彻底消灭第一代蚊,夏季则要采取综合措施,捕杀成蚊及幼虫。至于农村常用消灭孑孓的中中草药就更多了,例如鲜桃叶、鲜艾、鲜水蒜、猫儿眼、蓖麻叶、猿毒、乌桕树叶、苦楝树叶、黄花蒿、除虫菊、辣蓼、青蒿、浮萍草等,取材方便,效果显著
化学防治是目前应用最广泛的防治方法,以其见效快,价格低廉而受到广大人民的欢迎。现在,各种驱蚊药(片)可谓琳琅满目,任君选用。这些药物(片),可涂抹皮肤,可喷撒,可焚烧,均能扰乱蚊子的传感器,从而减少蚊子的叮咬。市售的一些杀蚊药,虽然效果不错,但对人体也有一定的毒害。而且,由于对农药使用不当,加之城市环境中很难排除农药的残毒,使之造成环境污染,对人们安全和健康形成潜在危险。
况且,如今的蚊子已今非昔比,大都产生了抗药性,药物仿佛对它们不起作用了。
生物防治已是当前医学昆虫防治中一个比较活跃的领域。在蚊虫的生活史中,成虫为陆生,幼虫孳生在稻田、沟渠、水池、树洞和花盆等的水中。因此,对蚊虫的生物防治,应包括成虫和幼虫两个部分。
(1)成虫期主要是自然界的捕食者。据目前记载捕食成蚊的动物有两栖类如蟾蜍、泽蛙、林蛙。壁虎、蜘蛛和蝙蝠等。在大自然里有许多捕捉蚊子的能手,如蜻蜓、青蛙以及蜘蛛、壁虎、蝙蝠等。据资料记载,一只蜻蜓能在1小时内吃掉上百只蚊子,至于青蛙、壁虎、蝙蝠等,都是蚊子的天敌。
(2)幼虫期蚊幼虫是目前医学昆虫生物防治及其研究的重点。下列一些动物和微生物已成为实际应用或接近利用于灭蚊的生物防治手段。
水生动物灭蚊。据一些资料报道,在水生动物中,鱼类是唯一实际应用于防治蚊幼的捕食者。全世界曾经试验证明能吞食蚊幼的水生动物尚有腔肠动物绿水螅、巨蚊等,同时一些原虫如微抱子虫类簇虫属、肝簇虫属和罗索线虫等可寄生蚊幼体内,导致宿主死亡。
以菌灭蚊。目前已报告的病原微生物中,苏云金杆菌H—14,(Bacillus thuringiensis H—14)和球形芽孢杆菌(Bacillus sphaericus)以及大链壶菌(Lageindium giganteum),经实验室或现场实验表明,它们对外按蚊、伊蚊、库蚊、脉毛蚊、骚蚊和兰带蚊等幼虫都有毒杀效果。苏云金杆菌的外毒素对尖音库蚊淡色亚种(Culex pipiens pallens)的幼虫有良好的致死效果,高浓度可直接杀死幼虫,使用低浓度者幼虫可化蛹,但不能全部羽化或羽化不正常。用14×103芽抱/ml的苏杆菌H—14处理致倦库蚊(Culex pipiens fatigans)4龄幼虫24小时,残存幼虫可继续化蛹,但死亡率明显高于对照组。苏云金杆菌H—14对2龄尖音库蚊淡色亚种和中华按蚊(Anopheles sinensis)幼虫也具有高度的毒杀作用。现场应用防治尖音库蚊淡色亚种、三带喙库蚊(Culex fritaeniorhynchus)和中华按蚊幼虫密度可下降93—100%。
用乳糖—丙酮沉淀法制备的球形芽孢杆菌粉,对七种蚊幼虫进行毒力测定结果,以尖音库蚊淡色亚种和致倦库蚊最敏感。三带喙库蚊较尖音库蚊淡色亚种差13倍,白纹伊蚊(Aedes albopictu)和中华按蚊分别差20和600倍,对黄斑伊蚊(Aedex flavopictus),埃及伊蚊(Aedes aegypti)几乎无效。一种浮于水面,不断释放的球形芽孢杆菌杀蚊剂,对3龄致倦库蚊和三带喙库蚊幼虫有良好的杀灭效果。苏晓庆在介绍大链壶菌灭蚊的研究现状中指出,大链球壶菌具有灭能力强,不污染环境,对非靶生物无毒害。易于人工培养等优点,是有希望的生物灭蚊“剂”。
此外,目前在蚊虫致病原虫方面,主要是微孢子虫类,由于其具有经卵传递,可长期保在蚊子种群中,是一种有前途的潜势病原物。
利用辐射绝育、化学绝育、杂交绝育、胞质不育和染色体易位等方法进行遗传防治的研究不少,但离作为实际防治措施为时尚远。国外也有人利用超声波来驱避蚊子,但实际效果仍有待进一步评估。因为有超声波驱蚊器不能驱避蚊虫的许多报道。

 

关于【蚊虫的危害及防治】的文章